首页 > 联盟资讯 >新闻内容

房屋租赁企业如何在疫情过后抓住时机实现跃进发展

来源:租客网 2020年03月29日 11:09

今年年疫情防控战在全国打响的同时,对于众多企业而言,也是一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战役。疫情的爆发,带来的不仅是生离死别的苦楚,更多的是,灾难之后的企业的孤军奋战和无法重建,这是一场企业与员工共存的生死之战:员工担心失业,企业主担心运转不良,每个人都被卷入了这场疫情风暴中。

根据《中欧商业评论》的《清华、北大联合调研995家中小企业,如何穿越3个月的生死火线》的报道,账上现金余额能维持企业生存的时间,67.1%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,85.01%的企业最多维持3个月,只有9.96%的企业能维持6个月以上。

23日,A股在春节假期后开市,沪深两股有3000多股近乎跌停,哀鸿遍野;26日,已经成立13年的知名IT培训机构兄弟连教育北京校区停止招生,员工全部遣散;29日北京“K歌之王与全部员工、200多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;210日,复工第一天,新潮传媒创始人兼CEO张继学宣布裁员500人自救.......疫情的延续必然带来经济的萧条,疫情后的企业应该如何迎接挑战? 

近期,很多文章说了各种消减成本增加现金流的文章,岂不知这些都是传统手段,传统企业如何消减成本?如何扩大影响力?如何做大做强增强抗风险能力?大形势下的房屋租赁行业又应该如何发展?这些才真正应该是我们在互联网时代应该思考的问题。

首先,互联网有什么优势?

第一:互联网将个人能力放大,比如,现在很多人可以一个人利用互联网就可以做一个企业,像微商、互联网培训等等,而在个人能力被放大化的互联网形势下,给传统企业也带来了机遇,将企业平台化,为个人提供发挥的舞台,不仅企业可以获得发展,同时也可以减少极大的人工开支成本,这难道不是一个极好的节流方式吗?

第二:互联网的打破了时空概念

互联网的发展,不再是早八晚五,年轻的一代甚至在中国过起了美国时间,互联网24小时365天均可工作,如何挖掘碎片时间,能合理利用碎片时间就能极大提高功效。

第三:互联网可实现无门店

企业的成本,除了人工成本,材料成本外,最大的一块可能就是门店租金成本,通过互联网大平台,完全可以实现无门店经营,无门店经营最大的劣势是让很多人对服务的信用担心,那么寻找一个可靠的诚信平台就成为重中之中。

疫情之下,从对国民经济发展的影响来看,产业互联网的意义要比消费互联网更为重大。企业借力互联网,应用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等技术,传统企业可以更好地设计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产品、更有效地组织生产、更快捷地实现产品的流通和销售,从整体上优化组织结构、提升生产效率。产业互联网模式将重新定义行业、产品、组织,也将重新定义竞争。企业只有在变化中应对变化。

 在产业互联网时代,企业发展只有两个方向。

首先是平台化企业,在产业领域通过多种方式做大做强,贯通产业链上下游,提高效率,最终形成行业巨无霸。企业拥有足够的上下游资源,才能够打造产业互联网平台。

第二个选项是细分市场的小而美企业,聚焦打造产业链条上的精准一个小点,一个细分产品,占有大部分的市场份额,这样的企业在产业链整合过程中,将继续占据优势地位。

 产业互联网时代的竞争,将是生态圈之间的竞争。企业发展也要有发展的眼光,不仅要从现在看,还要能站在十年后看趋势,用互联网技术来重新构造整个产业链条,了解用户,创新场景,赋能产业链上下游企业。

以服务型的租赁中介及互联网平台为例。截至目前,全国流动人口接近近3亿人,而租房人口超过2亿人。传统中介靠门店服务,门店成本高,人员成本大,最终都要把成本转嫁到本不富裕的租客身上,所以,近20年来,租赁市场上始终是一个矛盾体,无论房东和租客,都对经纪人持有负面评价。但传统的信息发布平台,只管收费不管结果,经纪人在各种费用和生存压力下不得不使用各种手段,造成恶性循环。

目前网络出现了一个叫租客网的平台,平时没有专门分析,但这次疫情下,却发现了这个平台为什么不像其他平台收取广告费和端口费的原因。原来租客网的核心模式在租客网全民合伙人模式,租客网不但为合伙人提供完善的后台管理系统,还给公寓运营方、房源方免费提供了全套的房源管理系统,再往下游给租客提供全套的售后服务支持,甚至平台里的租客惠为租客解决了优惠吃喝的问题,更有甚者,平台竟然还为租客提供了用手机就能完成工作的兼职赚钱机会,只能说这个平台还是非常有远见的,这是一个完美的商业生态系统,通过平台打通上下游资源,通过免费服务解决上下游的难题,而通过完美的服务,解决了租赁相关群体的绝大部分必要需求,因为作为租客就是有个舒心的住的地方能吃好是关键,而对于很多经纪人来说,他们也可以通过平台实现诚信的业务往来,不用再背骂名。 这个平台应该是中介、公寓运营方和有志于再房屋租赁行业做一番事业的人不错的选择,因为通过这个平台,真正可以利用互联网实现降低成本、提高效率、获取资源,真正实现开源节流,增加抗风险能力,或许这个平台也应该是房屋租赁从业人员的一个跳跃支点。。

此次抗击疫情不仅仅是一场全民战争,更是一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的关键一役!企业只有坚强的活下去,才能拥有足够的能力和实力去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,员工只有和企业并肩作战才能保证自己和家人的安定,为了国泰民安,为了阖家团圆,上下一心,我们有必胜的信念和意志!

太宰治说:先试再说吧!破局之后,亦有春天来到!正如租客网所说,为梦想,做租客


相关推荐

浙江广电“接盘”唐德影视,为什么东阳国资放弃了控股权?

本篇文章3401字,读完约9分钟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剁椒娱投”(ID:ylwanjia),作者:景慕,36氪经授权发布。一个月两次卖身,最终唐德还是把自己托付了出去。只不过控股股东从东阳国资,变成了浙江广电。上市公司一旦有大动作,二级市场就会闻风而动。5月26日,唐德影视股价迅速上升,触及涨停。根据当时资料,至中午,唐德影视5.03元,涨幅8.17%。而到了下午开盘,唐德影视便宣告停牌。当时便有坊间猜测,此次停牌或许与公司实控权变动有关。到晚间,唐德影视的发布的《关于筹划控制权变更的停牌公告》坐实了猜测。公告表示,控股股东吴宏亮将转让自己所持5%公司股份给浙江易通数字电视投资有限公司(浙江广电全资子公司),同时将所持公司23.55%的表决权委托给浙江易通。交易完成后,浙江易通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,浙江广电为公司实际控制人。连续两年亏损、负债率高达94%、实控人质押接近满仓……这样一家影视公司,为何依然能够得到国资接盘?两次的股权转让方案中究竟有何不同?被一部电视剧拖累至此,唐德影视是否还值得国资出手拯救呢?为什么东阳国资放弃了控股?对于唐德影视这家公司而言,是否值得国资出手相救,即便是在影视产业密集的浙江东阳,也产生过一些分歧。支持方表示,控股唐德影视这家老牌影视公司,可以起到支持影视产业,并且扩充自己的文化业务线的作用。而反对的声音,则是认为,随着范冰冰、赵薇等明星股东的出走,唐德影视已经逐渐丧失了核心竞争力。同样收购股权,或许可以找到更便宜,但制作能力也更强的影视公司。另外,作为一家国有金融机构,东阳国资办并没有很好的影视公司运营经验。显然,找到浙江广电来接盘,既有对影视公司的运营能力,同时也更有资金实力,无疑是更好的方案。浙江广电集团确实有着运营影视公司的能力,以及需求。浙江广电旗下,原本就有一家影视公司——浙江影视集团,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蓝色星空影业是浙广电四大重点发展战略之一,曾出品了《烈日灼心》《捉妖记》等电影。或许对于浙江广电来说,收编唐德影视,也是看中了唐德本身的制作能力。相比之下,湖南广电、江苏广电等地方广电集团旗下,均有影视制作资产,不少还发展成了广电集团的上市平台,如芒果超媒、幸福蓝海等等。浙江广电若顺利接过唐德,意味着也将拥有自己的上市平台,对于未来的业务发展和融资都较为利好。转让改增资,更多钱给到公司,而不是吴宏亮个人梳理过方案后不难发现,这一次和浙江广电签订的协议(以下简称“新方案”),和之前东阳国资的意向协议(以下简称“意向协议”)相比,显得更为合理,也更加谨慎。首先体现在了对收购股权的定价上。在意向协议中,东阳国资旗下的东阳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和东阳聚文影视,共同出资6.6亿元,加上吴宏亮出资1.4亿元,成立一家有限责任公司。而吴宏亮将先后转让唐德影视共25%左右股份给该公司,以及29.9%的股份表决权。这样算起来,如果协议达成,东阳国资将以8亿的价格,获得唐德25%的股权。这就意味着,在此次交易中,唐德的估值为32亿元左右。然而彼时唐德影视的市值仅为21.4亿元左右(如今为21.1亿),相当于溢价49.5%进行收购。这样的收购价,就算仅仅是意向协议,但对于唐德当下的状况来看,也显然不太合理。但是在新方案里,虽然总体来看,当所有交易完成后,浙江广电将持有唐德29.9%的股份,高于前一份协议给东阳国资的25%,但是无论是股权的分配,还是收购价的商定,都慎重了不少。在意向协议里,东阳国资所持有的25%股份,全部来自于控股股东吴宏亮个人的转让,最终吴宏亮持有11.31%股权。并且在协议中,东阳国资还将借贷给吴宏亮,用以股权的解质押。但在新方案里,个人转让的部分减少,大部分都以定增的形式归于公司。吴宏亮将所持公司20,945,950股份,转让给浙江易通,占公司总股本5%;将17,081,066股份(占公司总股本4.08%),转让给东阳聚文。同时,浙江易通还将拥有公司共28.55%股份的表决权,成为唐德影视控股股东,浙江广电为实际控制人。而剩下的股权部分,唐德将以定增的形式,向浙江易通和东阳聚文非公开发行30%股份共计125,675,700股,二者分别认购19.23%和3.85%。全部交易完成后,浙江易通持有29.9%股份,东阳聚文持有9%,吴宏亮持有公司12.85%股权。相比老股转让,资方以定增的形式认购股份,显然是更加稳妥的做法,因为增资的方式涉及的资金将全部留在公司体内,而不是给到吴宏亮个人,这无疑更有利于唐德影视的后续发展。并且,在新方案中,双方尚未对转让股权进行定价,浙江广电或许期待以更低的价格获得唐德影视的控股权。两年亏损,高负债率,浙江广电能否帮助唐德“保壳”成功?唐德为什么这么急于“卖身”?首先是控股股东吴宏亮的股权质押问题。吴宏亮持有唐德影视36.31%的股权,其中99.82%都进行了质押,即质押的股权占股36.25%。在唐德影视业绩踩雷,股价下跌背景下,早已“爆仓”。其次,从2018到2019年,唐德影视已经连续亏损两年。再加上2020年一季度的持续亏损,如果后三个季度不能保证扭亏为盈,那么唐德将面临退市风险。唐德需要找到更好的战略投资者,帮助公司扭转局势。2018年,唐德影视净利亏损5.61亿元,2015-2017所有累计盈利被完全亏空,主要由于《巴清传》无法播出,对应收帐款计提减值准备所致。其影响一直持续到了次年。到2019年,虽然口子有缩小,但唐德影视营业收入仍然呈-1.15亿元,净利润-1.07亿元。其原因是《巴清传》应收帐款的计提坏账,以及卖给天猫技术的新结算款与2017年的结算款之间差额计为销售折让所致。到2020年一季度,唐德仍持续亏损2693万元。第三,根据2019财报,唐德影视的资金链也出现较大问题。截至2019年末,唐德影视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.81亿元,短期借款为3.14亿元,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亿元,货币资金无法覆盖负债,唐德影视面临较严重的债务危机。根据wind数据,2019年末,唐德影视的负债率为94%。在2020一季报里,唐德也披露称,在今年的经营计划中,就包含引进有实力的投资者,可为公司提供借款及/或为公司债务融资提供增信。但是,唐德也并非完全看不到希望。从财报数据上来看,唐德的现金流状况还是比较健康。至2019年末,经营活动流量净额为1.69亿,同比增长326%,现金及等价物1.04亿,同比增长144.98%,同时应收帐款2.79亿,比期初减少52.4%。也就是说,除去《巴清传》,其他剧集回款比较积极,账面上1.04亿的现金也保证了短期内唐德的资金周转。2019年,唐德处于发行阶段的影视作品共11部,其中《因法之名》《北部湾人家》已确认收入,此外还有《小女花不弃》《延禧攻略》《倚天屠龙记》等剧的海外版权代理发行收入,制作发行的《东宫》也是优酷当时反响较大的剧集。显然,在剧集制作上,唐德仍保持了较稳定的水平。并且,自从唐德与天猫技术签订了《补充协议五》之后,以3.22-3.52亿元将《巴清传》卖给天猫技术后,该剧便不再与唐德有任何关系。这些因素,或许也是国资尚愿意接手唐德的原因。

2020年05月28日 11:28

Google搜索原理及工作方式

Google是一个全自动搜索引擎,它会使用名为“网页抓取工具”的软件定期探索网络,以查找可向Google索引中添加的网站。实际上,Google搜索结果中收录的大多数网站都不是手动提交的,而是我们的网页抓取工具在探索网络时找到并自动添加的。Google搜索的工作流程主要分为三个阶段:1,抓取:Google会使用名为“抓取工具”的自动程序搜索网络,以查找新网页或更新后的网页。Google会将这些网页地址(或网页网址)存储在一个大列表中,以便日后查看。我们会通过许多不同的方法查找网页,但主要方法是跟踪我们已知的网页中的链接。2,编入索引:Google会访问它通过抓取得知的网页,并会尝试分析每个网页的主题。Google会分析网页中的内容、图片和视频文件,以尝试了解网页的主题。此类信息会被存储在Google索引中,Google索引是一个存储在很多很多海量服务器计算机中的巨大数据库。3,呈现搜索结果:当用户执行Google搜索时,Google会尝试确定最优质的搜索结果。“最佳”结果取决于许多因素,包括用户的位置、语言、设备(桌面设备或手机)以及先前用过的查询。例如,如果用户搜索“自行车维修店”,Google向用户显示出符合你当前语言位置相关的答案,可能每个国家显示的答案会有所不同。Google不会通过收取费用来提高网页排名,网页排名是完全依靠算法完成的。

2020年04月28日 01:29

租客网:深圳出租房是否面临退租潮?

租客网:深圳出租房是否面临退租潮?作为一线城市的深圳,今年无疑也经历艰难的现状,各行各业今年比起过去所能提供的岗位大量减少,在如此大环境之下出租房是否面临退租潮?深圳是是小公司占了很大比例,目前境外订单逐步大量减少,无论外贸还是跨境电商,跨境物流在短时间内必然是停滞。其它行业比如:外贸订单下降甚至无订单工厂面临长时间停工、快递量下降快递员失业、外卖单量低导致外卖骑手岗位减少…深圳房子租金一直很贵,普通单间已经普遍去到1500,一房一厅接近2000多,目前收入低得状况下,普通打工者能长时间停留深圳找工作的承受能力下降,必然无奈回老家或者去别的城市后选择退房的比例大量增加。自从近几年来深圳出租房本就由于租金贵存在一定比例的空置量,今年疫情导致各个行业影响严重,自然也是导致大量求职者面临失业,离开深圳成为一种必然事件。生活压力增大,消费者消费意愿下降,再加上对病毒的防范,实体店举步维艰,大商场流客少,消费低。深圳公司中占很大比例的电商公司,由于各大平台上下单量然会大幅度下降,电商公司仓库员工比去年少了许多,并且也影响了物流与快递行业的工作量,以及提供相应的岗位减少。大量无法就业或者找到合适岗位的年轻人,不得不面对深圳当下的现实,工厂提桶跑路,回老家或者换城市寻找新的机会,离开深圳成大概率事件。在深圳目前就业难的大环境之下,出租房是否面临退租潮?(文章摘自网络,侵删)

2020年04月10日 14:16